当前位置:首页> “互联网+”服务职工体系> 正文
钟情于她所爱的平凡

  李月红,开滦集团林南仓矿设备中心事务核算科职工,多年来,她默默支持着丈夫的工作,使丈夫工作业绩突出。她为人朴实,默默奉献,为自己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从河北省唐山市驱车两小时,到达开滦集团林南仓矿。这个矿犹如小小的世外桃源,被农田与树林环绕,安静坐落。记者来到此,是为了采访矿嫂李月红。

  身穿白T恤,牛仔裤,李月红沉默地坐在记者对面,不停地搓着双手。知道要接受采访,她紧张到不敢与大家的目光对视。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与记者面对面。

  平静奉献

  李月红进入煤矿,是接了父亲的班。

  19924月,她来到林南仓矿成了一名电工,一干就是16年。家中书架上摆着许多技术书籍,有不少是与电工工作相关的。李月红说,书有自己的,也有丈夫的,为了怕跟不上工作需要,她通过自学获得了大专文凭。

  2008年,李月红被调到设备中心事务核算岗位上,工作内容一下就变了。她由原来做纯技术工作,转变为和众多领导、员工打交道,协调各种事务,每天的工作,有的在计划之内,有的在意料之外。

  李月红说,她现在的工作岗位,相当于“账房”,每天上班的职工要来她这签到出勤,她要详细记录,没能出勤的员工什么原因,有哪些情况要说明,都要一一记清楚,遇到情况特殊的还得打电话去问问,遇到需要帮忙的,她还要赶紧过去瞧瞧。她每天要把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制作成考核表格,到月底,这些详细情况会作为发放工资的考核依据。

  “一点也不能疏忽,大家干了一个月,就为这点工资,错了可不是小问题。”李月红说,有时候也有人觉得自己工资算的不对,跑来找她说道说道,说自己出勤率高,没犯啥大错,为啥工资比别人还拿得低,她就拿出自己记得密密麻麻的记录,找出原因,一点点给来的人解释清楚。这个岗位,融进了李月红的无尽责任心与耐心。

  李月红身材非常苗条,她说因为自己很爱动。丈夫、女儿、父母都说她“闲不住”,家里摆的都是运动鞋。

  “女儿总叫我穿高跟鞋。说我不‘女人’,可我总是这一趟,那一趟的,还是穿运动鞋方便。”她说。

  “闲不住”的李月红总爱做些别人“看不见”的事儿。比如,矿上每天早上一次的安全例会,她总是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把会议室的投影仪摆好,地面扫干净,桌子擦一遍,椅子摆整齐……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早来了也没啥事儿,刚好这事儿也没安排专人去干,也不累人。”李月红说。

  上班后,除了分内的工作,她一会儿出现在供应科库房,一会儿出现在员工工作地点,一会儿为员工领取各类劳保用品和工具,忙活一会儿就到中午了,她还要到各个车间去收集员工们带的饭菜,放到蒸箱里,等到大家吃饭时,都能吃上口热乎的。而别人常见到她自己的饭因为忘记蒸,在开水箱盖上放一会儿,沾点热气儿就吃了。

  “听你说这一上午要干的事儿,穿高跟鞋还真不行。”记者说。

  一直紧张的李月红这才腼腆地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林南仓工会刘主席见李月红一直很紧张,对记者说:“李月红特别朴实,责任心很强,爱做不爱说,对哪个岗位都能保持着一种热情。每天都收拾会议室这件事,看着不大,长年累月坚持下来可不容易。她丈夫在我们矿上就是骨干,非常优秀。这两口子,不错!”

  平淡日子

  每天早上五点半,李月红和丈夫一天生活的序幕就拉开了。女儿读高中住校,家里只有她和丈夫刘少辉。

  “我起得早,就叫他起床。他起得早,就叫我。我们吃完早饭一起去上班。”这许多年,两个人过着相濡以沫的平淡生活。

  刘少辉在林南仓矿是机电科绞车电工班班长,虽然矿不大,两个人在工作时间也没机会打照面。绞车班工作虽不需要下井,但责任重大。细心的李月红每天都不停叮嘱,提醒丈夫,安全是天大的事儿,要挂在心头。

  李月红的父亲曾经当过兵,父亲对她的教育,让她素来坚强,从不轻易掉眼泪。有一次,她忽然发现丈夫胳膊上有道大口子,“我问他啥时候碰的。他说两三天了,都快好了,叫我不用担心。”说到这儿,李月红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我觉得我对他的关心不够,提醒也不够,有些事情还是应该坚持一下。安全的事儿,没有小的。”李月红说,她,不能没有他。

  和单位的姐妹们交流,让李月红更深刻地懂了,对于矿山的女人来说,丈夫和孩子,是她们生活中的全部寄托。这也是为什么她们愿意一年到头无回报地守在井口,当安全协管员,当义务服务员的原因。顶着太阳缝衣服,送西瓜;顶着严寒去慰问,去帮教,李月红说,这些家属们恨不得天天跟到井下去给工人们讲安全。

  走在矿区里,李月红看到不安全行为,就不自觉地上前去提醒。有一次,矿区的天车下,一位工人在拾废品。李月红看到他没戴安全帽,就跑上去“训人家”:“你这样太危险了,那么高的天车,掉下个螺丝都能把脑袋砸个窟窿,你怎么会这么不拿自己当回事!”对方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点点头走了。

  这样没安全意识的人常有,这样提醒的话,磨破了她的嘴皮子。

  李月红说,真有一次,天车上掉下一块角铁,差点砸到她刚刚拉走的人。“我天天去说,就是怕有事,没人出事我高兴,别人觉得我做的多余也无所谓。有些事,就该坚持一下。”她说。

  除了参与安全协管这样日常的活动,一有空闲,李月红还组织大家编排以安全为主题的节目,能创作出作品,皆因有感而发。有时候,她也唱唱歌。家里的电脑前摆着一支大麦克风,她自唱自录,练好了再创作安全歌曲,跟大家一起上台表演。

  平安之福

  李月红上进,刘少辉更上进。她说,当时看上他,就是因为俩人谈恋爱时,李月红去刘少辉的宿舍里,看到墙上贴的都是电路图,床头摆的都是电工书,觉得这个男人真上进。

  结婚后,刘少辉也时常为技术难题熬到后半夜,攻克了才罢休。这样的刘少辉,让李月红感到心里踏实,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足。

  “我每天去上班的时候都很开心,一天忙忙碌碌的,下了班我觉得这一天过得特别充实。有时候周末和丈夫去县城转转,给我和孩子买点衣服。”林南仓矿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有40多公里的距离,李月红夫妻二人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赚了钱,都没有地方花。“这样的生活多好啊,我俩一起上班下班,回到家能俩人踏实地坐下吃顿饭。”李月红说,她觉得平安、一成不变的生活就很幸福。

  结婚20多年,李月红与刘少辉几乎没吵过架。她说:“大事儿我听他的,小事儿我也听他的。”她信任他,因为他总能为她着想。李月红说,自己对丈夫的要求就是安心上班,平安回家。

  “身边也有爱吵架的,我常常去劝说,吵完架大家的情绪都和平时不一样,尤其有的姐妹的丈夫是井下工,一个疏忽可能就会引发很大的事儿,男人受伤了,到头来受伤的还是这个家。”李月红说。

  他们的女儿也继承了父母的上进心,学习成绩非常好,奖状拿回家被李月红贴在墙上,书柜里看得见的地方则摆满了丈夫的荣誉证书。“开滦集团劳动模范”“集团第一批首席技师”“河北省百名能工巧匠”都是丈夫的……李月红没有奖状,她的荣誉,都在平日的默默奉献里。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