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女工工作> 正文
妈,等我下班
2020-02-26
  本文访问次数:18

 

妈,等我下班
单位:西南油气田公司重庆气矿
作者:凌杨
亲爱的老母亲:
见信好!
时隔30年,再次用书信的方式与你诉说一些心里话,只因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
最初,在新闻里了解到感染患者死亡最多的是老年人和有基础疾病的人群时,我心里充满了焦虑和恐惧,因为您已经73岁并且患有高血压,符合了所有易亡患者的特征。六年前,父亲走了,现在您是我们家唯一的主心骨,如果您再染上病毒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个家就真的散了。请一定记住:对我和兄弟而言,对这个家而言,您若安好便是晴天。
妈,我知道您是一个闲不住的人,退休后的生活更是丰富多彩,报名参加老年大学,加入居委组织的老年舞蹈队、合唱团,还多次代表垫江县参加各种比赛和演出,可以说,您活出了很多老年人羡慕和希望的样子,我真的为您感到骄傲。但是,当新冠病毒来袭,国家号召所有人居家不出门的当口,我害怕一道铁门阻挡不住你渴望外出的脚步。
一个多月来,我一直在岗位上上班,不能在家守着你,因为担心,我时常给你打电话,你都告诉我:放心,我一直在家,不会出门。而每次听见你这句话,我心里都暖暖的,因为我知道,禁足对您来说有多么的不容易。您知道吗,单位上有同事的父亲思想顽固,对来势汹汹疫情毫不在意,也不听子女的劝阻,每次看见同事打电话时的委屈和担心,我都很不厚道地在心理窃喜,因为相比之下你的明事理,让我在岗位上多了一份安心。
本文编辑:谭斌(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重庆气矿工会)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