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综合要闻> 正文
吉化爆炸污染哈尔滨水源 吉林副省长致歉黑


 
         发生在11月13日的吉林省吉林市吉化爆炸案,给哈尔滨市市民和企事业单位的用水造成很大影响。吉林省副省长、吉林市委书记矫正中对此表示了深深歉意。而在此之前,吉化公司曾否认爆炸污染了水源。

        矫正中是昨天下午在黑龙江作出这种表示的。他在与黑龙江省副省长申立国会见时,代表吉林省委、省政府对给哈尔滨市民带来的饮水安全问题表示慰问和深深的歉意。矫正中详细地向黑龙江省有关人员介绍了“吉化11?13事件”的详细情况和吉林市在爆炸后采取的具体措施。他表示,吉林市位于松花江上游,与哈尔滨共饮一江水,维护松花江水质、保护水源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目前,经过多方努力,松花江吉林段的水质在22日已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下一步,吉林省将加强与黑龙江省政府的衔接与协力配合,加大小丰满水库的放流量,组织吉林省内有关专家加紧研究水污染处理相关对策并及时向黑龙江省政府通报。

         与此同时,在黑龙江省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针对吉林石化至今仍认为爆炸对松花江没有造成污染的情况,黑龙江省环保局副局长李平表示,污染已是事实,认定是迟早的事。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在哈尔滨市政府于11月21日发布停止供水公告时,吉林石化方面人士强调,爆炸产生的是二氧化碳和水,绝对不会污染到水源。吉林石化有自己的污水处理厂,不合格的污水不会排放到松花江。目前,尚未看到吉林石化公司对此次污染事件给出新的回应。

        从现在掌握的情况看,吉林石化公司最初的表态即和政府有一定距离。吉林省相关部门虽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向黑龙江省相关部门通报消息,但还是在污染团进入黑省境内之前做了提醒。黑龙江省环保局副局长李平对记者说,在吉化公司发生爆炸案后第5天(11月18日),吉林省政府办公厅和环保局就“分别发了文件来”,把此次爆炸可能对松花江水质产生污染的信息通报给了黑龙江省政府和环保局。

         据黑龙江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翟平阳介绍,吉林省饮用水基本不从松花江取用,而哈尔滨90%的饮用水来自松花江,吉林省境内的第二松花江边有不少化工企业,几十年来不断对松花江造成污染,两省间曾为此多次协商。

  ■相关新闻

中石油为污染江水道歉携60台大型水罐车到哈尔滨运水,大庆油田钻井队帮助打井

本报讯(记者 王冰凝)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副总经理、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曾玉康昨日在哈尔滨表示,他受中石油委托,代表公司对所属企业对松花江水体造成污染,给沿江市县群众生产生活带来的不便,给黑龙江省委省政府工作带来的影响深表歉意。

曾玉康表示,中石油公司大庆油田将全力配合,积极帮助黑龙江省及哈尔滨市解决供水问题,中石油已带来60台运水量10至20吨的大型水罐车到哈尔滨帮助运水。应省政府的要求,石油管理局钻井总公司钻井队将来哈帮助打应急深水井,钻井队的工程技术人员已与哈市有关部门开始沟通。据了解,大庆油田钻井公司将帮助在哈的大专院校、供水供热企业新打约100口深水井。

中石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中石油时刻关注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并将及时向媒体发布新进展。

■目击

吉林化工污水仍排松花江爆炸后第二天,当地已通知居民不要饮用江水

本报讯(南方都市报记者 喻尘)昨日,记者在发生爆炸事件的吉化双苯厂所在地吉林市龙潭区看到,该区化工厂林立,一些企业的工业废水仍然在向松花江排放。松花江上游水暂时安全,吉林市居民生活用水未受爆炸影响。

昨日下午,吉林市环境保护局龙潭分局陈局长在接受采访时说:“松花江水肯定受到污染了,吉化双苯厂爆炸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1月14日,我们分局就派出工作人员通知两岸沿江居民,不要取用松花江水。”

吉化双苯厂正是在龙潭区内,而龙潭区是吉林市的工业区,聚集了大小上百家化工企业。陈局长透露说,双苯厂等化工厂的工业废水大都是从吉林市滨江北路一侧排入到松花江的。

“清源桥下的污水口排到松花江的水是紫红色的。”据龙潭区一个企业干部王明山透露,位于清源桥下排污口是吉化下属的几家化工厂排放污水用的,包括那家发生爆炸的双苯厂,也有污水经此排放,在松花江江心底部,还有暗设的排污口。

■专家说法

松花江边出现死鱼原因复杂专家表示,目前松花江硝基苯含量不会危及生命

昨天,吉林省境内松花江边发现百余只死鱼,消息报道后,很多人说松花江已经成了一条毒江。对此,黑龙江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翟平阳表示,进入哈尔滨境内的污染团已经稀释很多,不会对人体和其他动物造成致命伤害。

翟平阳说,只有当每升水含有500毫克硝基苯时,会立即致哺乳动物死亡,即便是造成江中鱼的慢性死亡,硝基苯含量也必须超标几百倍以上,而21日9时流经肇源的硝基苯超标29.1倍,不可能造成鱼类死亡。所以死鱼原因复杂。

在翟平阳看来,这个季节对降解有机物并不有利,松花江已经结冰,冰下水温在1摄氏度至3摄氏度之间,微生物大部分停止活动,苯难以挥发,也难以光解,可能会长时间长距离地在水中存在。因为苯和硝基苯都是无色的液体,污染带难以分辨,也增加了对受污染水的监测。

翟平阳认为,即便是苯和硝基苯最后流入地下水,因为浓度已经非常低,也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
  (本报特派记者秦文)

  ■权威说法

  吉化爆炸污染松花江80公里长环保总局发出通报,污染带预计两天穿过哈尔滨

本报讯(记者 马力 特派记者 秦文)国家环保总局有关负责人昨天通报,受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爆炸事故影响,松花江发生重大水污染事件,吉林、黑龙江两省人民政府启动了突发环境事件应急预案。污染带长约80公里,持续约40小时。预计明日下午流过哈尔滨市江段。

吉林水体苯超标曾达108倍

这位负责人说,中石油吉林石化公司爆炸事故发生后,监测发现苯类污染物流入第二松花江(松花江的一条支流),造成水质污染。苯类污染物是对人体健康有危害的有机物。接到报告后,国家环保总局高度重视,立即派专家赶赴黑龙江现场协助地方政府开展污染防控工作,实行每小时动态监测,严密监控松花江水环境质量变化情况。

爆炸第二天监测显示,吉化公司东10号线入江口水样出现有强烈的苦杏仁气味,苯、苯胺、硝基苯、二甲苯等主要污染物指标都超过了国家规定标准。松花江白旗断面只检出苯和硝基苯,其中苯超标108倍,硝基苯未超标。

污染带约80公里持续40小时

随着水体流动,污染带逐渐向下游转移。11月20日16时,污染带到达黑龙江和吉林交界的肇源段。此时硝基苯开始超标,最大超标倍数为29.1倍,污染带长约80公里,流经持续时间约40小时。到昨天,污染带已经流过肇源段。

环保部门根据监测数据分析,松花江的江水污染程度呈现下降趋势。前天23时,肇源段的硝基苯浓度已经大大降低,为超标0.42倍。昨天则没有检测出苯超标,而硝基苯的浓度也于昨日1时达标。

松花江污染团预计今晨抵哈

与哈尔滨市水利部门预测的污染源昨日14时到达有些差别的是,黑龙江省水利部门预测,污染带前锋到达哈尔滨市上游“四方台”取水口的时间为24日5时左右。李平说,综合肇源、三家子、薄荷台、三站等断面的水质监测结果,污染物由于继续沉降、吸附等作用,仍呈现逐步削减趋势,预计到达“四方台”后的浓度将会继续下降。

黑龙江省水利部门预计,11月26日晨,污染高峰基本流过哈尔滨市区江段。

■应对

哈市打井百口应对水荒

哈尔滨启动三级预案,地下水开采集中管理

本报哈尔滨电(特派记者 秦文)昨天下午,黑龙江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哈尔滨市政府副秘书长王正邦在会上说,哈尔滨已经启动三级应急预案,正在增打100眼深水井,增加8万吨地下水。

王正邦说,哈尔滨现有918眼深井提供32万吨地下水,为补充水源,除了增打新井外,还要求全市纯净水生产厂家在停水期间保持日最高生产能力2500吨以上。与此同时,沈阳市已经援助80万桶纯净水,本省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绥化、五常等地与哈市江南六区对应供水解决桶装水160万桶,双城市从外地调运纯净水30万桶,娃哈哈集团捐赠瓶装水2万箱。

 “以上四个渠道可以基本满足居民生活用水和部分企业生产用水。”王正邦说。

根据哈市预案,10万平方米以上供热单位,由市供热办负责,10万平方米以下社会供热负责。本市地下井水主要用于供热锅炉补水。

从22日始,哈尔滨市政府统一调控全市地下水资源,所有地下水的开采,由水务局集中管理,合理调配。

市政府拨款500万元,在各区设置3-5个供水点,平价供应桶装水和矿泉水,以平抑市场水价;拨款100万元,用于救助社会弱势群体。

王正邦说,哈市已经储备了16吨粉末活性碳,通过活性碳吸附方式清除污染物,以从根本上解决污染问题。供水部门会提前做好技术、设备方面的准备,按期供水。
相关专题